明升体育m88-

  原标题:不差钱?农夫山泉上市前夕分红近百亿 产能利用率不足七成仍执着扩建厂房 

明升体育m88-

  原标题:不差钱?农夫山泉上市前夕分红近百亿 产能利用率不足七成仍执着扩建厂房 

  原标题:不差钱?农夫山泉上市前夕分红近百亿 产能利用率不足七成仍执着扩建厂房 

  以包装饮用水为支柱产品的农夫山泉经营业绩逐年增长,但其产能利用率不足七成却仍计划扩建生产基地。此外,该公司2019年一边突增分红至95.98亿元,一边贷款10亿元填补资金缺口,相关操作令市场颇为不解

  《投资时报》研究员 刘晶

  日前,拥有首个国产二价HPV疫苗产品的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603392.SH)正式登陆上交所,而这一天也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钟睒睒名下的另一家公司——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农夫山泉)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的日子。

  招股书显示,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实际控制人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全部股本中87.45%的权益,其中17.86%为直接权益,剩下69.58%的股份为通过控股公司养生堂有限公司间接持有。

  虽然农夫山泉招股书的申请版本尚未公开募集资金用途,但其在发展战略的叙述中表明,未来将进一步扩大产能,巩固在国内软饮料行业的领先地位,同时探索海外市场机会,拟在海外设立生产基地。

  展开剩余81%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该公司各生产基地的产能利用率最高仅在六成左右,且目前还有三个生产基地的厂房正在扩建。如果该公司的募投项目继续围绕扩产能的发展战略展开,各生产基地的产能利用率恐会进一步降低。

  整体来看,处于行业龙头地位的农夫山泉仍拥有不容小觑的盈利能力,收益和年内溢利逐年增长,账面资金充足,报告期内多次利用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进行股利分配。但该公司2019年的分红金额从2018年的3.67亿元(人民币,下同)突增至95.98亿元,或对其偿债能力造成不小冲击。

  产能利用率不足七成

  从1997年的“农夫山泉有点甜”,到2008年的“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再到2017年的“什么样的水源,孕育什么样的生命”,农夫山泉的广告语一直在向消费者传达天然水源地对于饮水品质的重要性,这也正是其竞争优势所在。

  招股书显示,自1996年成立至今,农夫山泉已经实现了十大优质水源地的布局,并且在每个水源地的周边都建立了包装饮用水生产基地。同时,该公司建立了包装饮用水和饮料的双引擎发展格局,在江西省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别建立了鲜橙和苹果的鲜果加工及榨汁生产基地。截至2019年末,农夫山泉拥有12个生产基地,总计137条包装饮用水及饮料生产线、7条鲜果榨汁线及3条鲜果生产线。

  不过该公司各生产基地的产能利用率并不高,2017年—2019年(下称报告期各期)包装饮用水产品生产线的合计使用率分别为46%、49%和51%,饮料产品生产线的合计使用率分别为54%、52%和52%,鲜果榨汁线的合计使用率分别仅为7%、5%和3%,鲜果生产线的合计使用率分别仅为7%、7%和4%。

  即便如此,农夫山泉仍计划进一步扩大产能。目前,其正对位于浙江千岛湖、广东万绿湖、吉林长白山的生产厂房进行扩建,预计建成后的年产能将分别达到208.6万吨、226.3万吨和202.7万吨。但上述三个生产基地2019年包装饮用水的产能使用率分别仅为61%、65%和44%,饮料产品的产能使用率分别仅为60%、65%和44%。待项目竣工投产后,预计三地的产能利用率会进一步降低。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以水源地和生产基地为竞争优势的农夫山泉却存在土地瑕疵问题。招股书显示,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该公司有1处自有土地尚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2处自有建筑物尚未取得不动产权证,43处租赁建筑物未取得业主提供的相关产权证明,398处租赁建筑物尚未根据中国适用法规在有关主管机关登记租赁协议。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月,农夫山泉曾被爆出“未经国家公园审批,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内使用大型器械不合规施工,破坏公园植被”的新闻,后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调查通报称,网络舆情中所涉及到的三个地块中,一处取水点不在公园范围内,一处原有便道仅用于运输建筑材料并未损坏,而另一处2019年12月才新调入国家公园范围的便道为农夫山泉当年10月份修筑,毁林情况已于11月立案调查。

  大手笔分红致多项数据波动

  一提到“农夫山泉”,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有红色贴标的包装饮用水。实际上,农夫山泉旗下还有茶饮料产品“东方树叶”“茶π”,功能饮料“尖叫”“力量帝维他命水”,果汁饮料“农夫果园”、“水溶C100”等多种品类。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农夫山泉2012年至2019年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领导地位。以2019年零售额计算,该公司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也均居于中国市场前三位。

  作为包装饮用水及饮料的龙头企业,农夫山泉报告期内的经营业绩稳健增长。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报告期各期实现的收益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相对上年的收益增长率分别达到17.1%、17.3%;经调整年内溢利分别为33.90亿元、39.77亿元和54.8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7.1%。

  农夫山泉的良好经营情况也反映在充裕的账面资金上。该公司2017年和2018年分别拿出了20.35亿元和36.00亿元的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形成结构性存款,而且两个会计年度均派发了3.67亿元的股息。即便如此,该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现金及银行结余仍分别达到25.63亿元和17.64亿元。

  然而,该公司2019年的股息发放金额激增至95.98亿元,甚至还向银行申请了10亿元的计息贷款用于填补股利分配的资金缺口。以实际控制人钟睒睒87.45%的持股比例计算,2019年其可拿到83.93亿元的巨额分红。而在2020年3月股东大会上,该公司再次宣派总计人民币9亿元的股息,且已于4月支付完毕。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近100亿元的股利分配对农夫山泉的多项财务数据都产生了冲击,该公司2019年的现金及银行结余、结构性存款分别大幅降至10.83亿元和2.00亿元,流动资产总额从2018年末的88.41亿元降至43.72亿元,流动负债总额则从2018年末的61.63亿元增至74.41亿元。

  该公司的偿债能力亦随之减弱,流动比率和速动比例由2018年末的1.43和1.13分别减少至2019年末的0.59和0.35,资产负债率则从2018年末的31.19%增至2019年末的44.47%。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帅